加载中...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人大代表议案、建议资料及答复查询>>
案 号 17247
案 由 关于修建解放遵义纪念碑的建议
提出人 沈明军,孙晓波
详 细 内 容
一九四九年十一月二十一日,人民解放军五兵团十军二十八师解放遵义,干部支队二大队二十四日到达遵义市区,迅速建立中共遵义地委、专署、军分区,二十六日宣布成立遵义市军事管制委员会,推行政令。十六军进驻遵义地区部队,有军直机关(补训团、炮兵营)和一三六、一三九两个团加军校学员共约五千人。十六军军部与军分区机关合并,调整机构,统一领导剿匪斗争。组织民兵二万一千和农协会员六十二万五千人,经浴血奋战,取得胜利。解放遵义共有一百九十六名指战员牺牲,三百一十三名负伤。他们英雄业绩,永远铭记人民心中。特别是解放军胜利结束成都战役后,回师遵义,与地方武装相配合,消灭土匪六万多人,毙匪首三千二百二十人,为土地改革扫清了道路。从而土改、镇反、抗美援朝三大运动顺利完成,遵义的解放事业圆满成功!
 转瞬六十八年已过去,一九四九年底南下西进解放遵义并留在遵义的这批老人们多己故去,绝大多数安葬长眠于遵义的山山水水。这批老人们,深情地凝视着这块魂归之地,希盼不要忘却他们,不要成为被遗忘的一群。
为了遵义人民记住他们的丰功伟绩,不要遗忘历史,建议遵义市政府于建国七十周年前在市区修建解放遵义纪念碑(亭、墙、园、楼)。理由如下:
 第一、遵义是革命老区,在革命历史中具有重要的历史地位。而一九四九年底南下、西进队伍继承了红军传统,在遵义建设政权,这批老干部们发挥了重要作用,为解放遵义做出重大贡献,它是遵义地区一面不倒的红色旗帜,在遵义近、现代革命斗争中都具有不可磨灭的历史地位和政治影响力。
第二、已故的、健在的南下、西进前辈们,为革命浴血奋战,用鲜血和生命铸就了不朽丰碑,修建解放遵义纪念碑,是对前辈们的告慰,是历史功绩的见证。特别是在建国初期牺牲的烈士们,遗骨至今仍留在这片土地上。时过境迁,这些烈士与英雄的功绩应和当前经济社会发展的需要相协调,彰显其功劳。
第三、修建解放遵义纪念碑,是顺应全国形势发展的要求,也是区域经济社会发展的需要,其历史和现实意义重大。2019年,建国七十周年,遵义解放七十年,全国各地很多地方都相继建立和完善革命纪念碑、革命历史纪念馆等革命纪念基地,宣传革命前辈英雄事迹,缅怀革命前辈的丰功伟绩。如济南、成都、福州等市为新中国解放事业作出重大贡献的革命前辈立了纪念碑等。目前,在遵义市区修建解放遵义纪念碑,正逢其时,势在必行。
第四、修建纪念碑,是离休老干部的强烈愿望,也是社会各界人士的急切希望。
第五、修建纪念碑,还是打造旅游建设的需要,也是打造红色旅游和青少年教育基地的需要,可以带动旅游产业,纪念碑可为红色旅游增添丰彩,这是一举多得的实事好事,还可让这些留在贵州的前辈们的子孙们有凭吊之处。
正如习总书记不忘初心之意,凭吊前辈,继往开来。
修建解放遵义纪念碑,是社会政治文明进步的体现,是对历史的尊重,是对生命的敬畏,是红色旅游建设目标的需要。因此,拟将纪念碑作为项目之一,给予资金配套,尽快启动纪念碑的规划、设计、建立工作,下面提三点具体意见:
1.市民政局等有关部门要顺应时代需求,给予纪念碑项目批准立项,安排项目资金,推进纪念园碑项目设计和建立工作。
2.统筹规划,促进遵义红色文化旅游发展。要敦促相关市区党委政府,把纪念碑工作摆上议事日程,建在适合于公祭、教育、旅游为一体的老城一带,如在红军山、纪念公园附等地,成为红色旅游景区景点之一。
3.市政府办公室、市旅游、老干局等职能部门,切实协调推动好此项工程,依托珍贵的历史资源和震撼心灵的红色文化,早日建成纪念碑景点,给红色旅游增添新的活力,为社会全面发展进步作出应有的贡献。

附件:碑底或碑后文
纪念碑(园、楼、亭、墙等……)均可,请荐一书法造诣好或一书法家题写碑文字。碑文拟草稿后已请专家及学者润笔。(碑文如下) 
毛主席、朱总司令命令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冀鲁豫区党委在解放区组建(军区参谋长傅一家选任司令员,区党委副书记徐运北任政治委员,区党委宣传部长申云浦任副政治委员兼政治部主任,区党委秘书长万里任参谋长,)成立中国人民野战军第五兵团南下干部支队。共计4690人,于一九四九年三月三十一日从山东省菏泽晁八寨整装随军南下。五月初到达赣东北地区接管政权,九月,又随军西进贵州,十月在邵阳,五兵团和新组成的贵州省委确定支队二大队(冀鲁豫二分区、三分区、五分区干部及战士约四百人和江西地下党的一部份干部和青年学生约三百人及军队转业和在校学习的一部份干部)接管遵义。(由陈璞如任遵义地委书记,李苏波任专员,李程任军分区司令员,组织部长海燕,宣传部长苗春亭,社会部长刘公俭。刘正赓任军分区参谋长,任涛任政治部主任。)接管遵义,(十一月二十四日二大队到达黔北门户,黔川交通要塞,历来战略要地,历史名城遵义。)二大队全体人员随二野五兵团,途径山东、河南、江苏、安徽、江西、湖北、湖南7省,过长江、越雪峰山、进苗岭,从老解放区到新解放区,从北方到南方,从平原到高原,爬山涉水,行程80000华里,实现了党中央决策,为了人民解放事业,胜利完成建政接管任务。这些人,永远值得学习,这段革命业绩,将载入史册。
答 复
市民政局关于办理市五届人大一次会议
第17247号建议办理情况的函

沈明军、孙晓波代表:
您们《关于修建解放遵义纪念碑的建议》收悉,感谢您们对革命纪念设施建设工作的关心。作为此项工作的牵头单位,市民政局结合革命纪念设施建设相关规定,与市委宣传部、市委党史研究室、市旅游发展委员会等单位和部门进行了会商,现就所提建议答复如下:
一、 遵义解放的史实及意义
(一)遵义解放的史实。1949年9月下旬,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第五兵团分批离开江西上饶,向贵州挺进,准备接管贵州。10月在湖南邵阳召开会议,明确西进支队二大队接管遵义地区,并组建了中共遵义地委:陈璞如任遵义地委书记,李苏波任专员,李程任军分区司令员,海燕任组织部长,苗春亭任宣传部长,刘公俭任社会部长。11月中旬,二大队到达贵州黄平,遵义地委召开动员会,明确了遵义地区各县接管中队和领导班子。在遵义各县中共地下组织和广大人民群众的支持下,1949年11月19日至1950年9月27日,完成了遵义地区各县解放。遵义各县解放后,通过依靠地下党的同志,依靠人民群众,团结当地各界各阶层爱国进步人士,迅速成立了县委、县人民政府,开展了剿匪斗争,完成了“五大任务”,进行了土地改革,恢复了国民经济和文化教育事业等。在遵义解放斗争中,广大南下和西进干部,同遵义本地干部、地下党同志、人民群众和各界各阶层爱国进步人士一起,为遵义解放、建设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二)遵义解放的意义。遵义解放的史实是清楚的,意义是重大的,那些为遵义解放作出贡献的前辈们的精神是可歌可泣的。在遵义市党的历史中,遵义解放的意义十分重大,但是就全国而言,遵义解放是全国解放进程中的一部分,其意义相对“遵义会议”等而言,在全国党史中的地位相对不突出,不属于重要时间节点,不具备标志性和符号性。所以,要得到中央、国务院批建遵义解放纪念碑的难度相对比较大。
二、相关政策规定
红色纪念设施的新建是一项十分严肃的工作,根据《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加强新建改扩建纪念设施管理的通知》(中办发〔2014〕2号)要求,新建纪念设施需要层层申报,最终由党中央、国务院审批。
三、我市开展的相关工作
遵义市委党史研究室及有关单位历来注重对遵义解放史实资料的搜集与研究。1987年2月,原遵义地委党史工作委员会办公室内部发行了《遵义解放》,通过整理收集当事人回忆录,客观真实地再现了党和人民在遵义解放的战斗岁月中的光辉业绩;2009年,遵义市政协教科文卫体委员会编印了《解放遵义》。中共贵州省委党史研究室编印的《从冀鲁豫到贵州——南下支队和西进支队》《西进支队入黔干部名录》中也有对遵义解放的描述。这些党史文史资料,均详实客观记载了遵义解放的史实,也记述了遵义南下干部对遵义解放所作的突出贡献。
遵义是革命圣地,红军长征在遵义留下了丰富的红色遗址、遗迹,新中国成立后我们修建了遵义会议纪念馆、红军烈士陵园、娄山关战斗遗址、四渡赤水纪念地、红一军团纪念馆、苟坝会议旧址等一批红色资源。同时,强化基础设施,完善红色旅游景区配套功能,推动红色纪念设施升级。青杠坡烈士陵园、四渡赤水烈士陵园升级为国家级烈士陵园等。开展红色教育已有丰富的载体。
四、答复意见
综上,我们认为,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遵义的历史,如同全国很多地区的解放战争史一样,可歌可泣、感天动地。但是就全国而言,遵义解放是全国解放进程中的一部分,其意义相对“遵义会议”等而言,在全国党史中的地位相对不突出,不属于重要时间节点,不具备标志性和符号性。时隔70年后修建解放纪念碑,缺乏时效性。综合以上两个因素,党中央、国务院批准建设的可能性不大。
您们在提案中提出的统筹规划,促进遵义红色文化旅游发展建议,市旅发委将认真吸纳并落实到我市红色旅游规划发展的工作中。将解放遵义红色资源利用纳入《遵义市全域旅游红色旅游专项规划》之中,成为我市红色旅游发展的指南。
我们将进一步加强修建解放遵义纪念碑的可研工作,一经通过,民政部门即启动项目申报、选址、修建等相关程序。





2017年10月26日

打印页面关闭页面

留言评论
我要留言:

   昵称